放棄ê阮故鄉,總是也無惜,流浪來再流浪,風雨吹滿身;啼哭也不回來,青春彼當時,目屎若會流落,叫阮beh如何 。──文夏《流浪之歌》(3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