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呣通用

──談台語教學採用通用音標之謬誤

/李勤岸(美國哈佛大學台語教授,夏威夷大學語言學博士)

cali@fas.harvard.edu

 

自從20019月國民小學開始實施母語教學以來,台語教材被批評最厲害的,除了台語漢字使用艱深之古漢字外,拼音方案之混亂也是眾所詬病。目前母語教材之編輯者大多數未受過語言教學訓練,不知語言之學習應在自然語境中,先以聽、說教語言﹔再以讀、寫教認字(literacy),因此一開始即教一些希奇古怪之漢字,讓小朋友一個頭兩個大,對自己的母語心生畏懼,這實在不是母語教學之原意。

因此使用羅馬拼音教學應該是母語教學的正規道路。

母語教育實施以來,已經把原先真的十分混亂、數十近百的拼音方案,自然淘汰到有學術依據,合乎語言學原則的台灣羅馬字(原稱教會羅馬字,現已正名為台灣羅馬字,簡稱台羅),以及以台羅為基準,為求方便打字,稍加修改六個地方,做為注音用的台語拼音方案(TLPA)。這兩個方案實在應屬同一系統,但因種種複雜因素卻形成壁壘分明之敵對陣營,相互攻詰,造成外界拼音混亂之錯覺。

為求母語教學之順利實施,這個本屬一套,一為文字一為音標之兩個陣營理應摒除成見,放棄本位主義,共同協商,匯整同流,俾便母語教學有所依循。

不料此時,竟然有人藉此乘虛而入,雖非語言學專業人士,但夾其優勢的黨政關係,利用政治人物對語言學不甚了了以及台灣人單純的台灣意識,先以對抗中國之漢語拼音為立足點,發展出一套其實是以漢語拼音為基礎,僅異於該拼音15%的所謂通用音標來標記華語。這套音標雖然較接近中國之漢語拼音,卻善用「愛國心」形成大勢力,很快便被教育部通告為華語之標音方案,使外來的中國話在50年華語獨尊之後,更改拼音方案,成為在地化,合法化,使得台灣人的母語運動處境更加艱難。這實在是台灣人的悲哀,台灣人的大不幸。

現在藉著華語公告使用通用音標的聲勢,又開始推行台語通用音標。由於通用音標是公告之華語音標,推行者便故意引導一般民眾「通用音標是教育部公告通用之音標」的錯覺,於是不瞭解的政府官員以及單純愛國的台灣人民便誤認為使用通用音標是絕對正確的選擇,這實在是台灣人因為無知所換來的悲哀,由於單純的愛國意識所換得的大不幸。台語教學如果使用通用音標,台灣人的下一代如果使用這種完全不合乎語言學原則,這種外行人製造出來的拼音符號來教母語,我們下一代的母語將會萬劫不復!

通用音標千萬「呣通用」,理由很簡單:

一、發明通用音標的人並沒有受過嚴謹的語言學訓練,並非專業的語言學家。我們真的要把下一代人的母語教育,把下一代人的語言前途交給他們嗎?

二、台語語音有五大特色(features),通用音標全然將之破壞迨盡。
一套好的音標應該有辦法表現出該語言之語音特色,但是發明通用音標的人由於缺乏語音學(phonetics)知識,沒有能力分辨台語之語音特色,竟然任意使用一個符號來標記一個語音,而破壞整個台語語音的完整系統性。如果台語語音的五大特色能掌握住,學習標準之台語極其容易,台語教學若從這五大語音特色著手,自然事半功倍;反之,若把這五個語音特色破壞掉,要學好這個語言其困難可想而知。

台語的五個語音特色是什麼﹖

第一、送氣音(aspiration

台羅與TLPA均正確以〔h〕標示送氣音,因此子音中的塞音(stop)均是成雙入對,只要抓住送氣的特色,學4個子音就會8個子音,但通用音標卻把它破壞掉,於是8個子音就得一個一個去學,一個一個去死記。通用音標把我們的下一代當白痴來教。

第二、清濁分明(voiceless vs voiced

台語與英語一樣是清濁分明的語言,有一個清音(voiceless)通常便有一音位相同的對口濁音(voiced)。這個系統通用音標把它破壞了,竟然使用世界通用為濁音的字母bdg去標清音,於是乎台語變成清濁不分。清濁不分的結果,去學英語便是所有詞尾的清音都會變成濁音,我們的下一代講英語就會語音渾濁不清,腔調很重,學不好英語。

第三、鼻母音(nasal vowels

台語和法語一樣有鼻母語。台語和法語的鼻母音是主要元音(major vowels),不是像其它的語言(如英語)只是鼻化的母音(nasalized vowels)。因此台語和法語一向被認為是相當性感(sexy)的語言,因為說這種話的人鼻音很重,聽起來很sexy。可惜通用音標也破壞它,不再用鼻音符號來標示,而是在字尾重複字母,這種做法實在幼稚可笑。

第四、聲調(tones

台語和其他漢語、泰語及大多數非洲的語言一樣是一種聲調語言(tone language)。通用音標固然有標示音調,但卻另外標新立異,聲稱「舊台語8聲,可能有誤」,所以放棄傳統8個音調的說法,創造「新台語」只有六個聲調,而且不按照傳統標記之順序,打亂傳統順序,重新來過。如此一來,學習「新台語」的人,以後看所有的台語文獻將被這些聲調數字搞得滿頭霧水,頭痛不已。以自己無知之推測(「可能有誤」),便要我們下一代跟著困惑,其學術良心何在?

第五、變調(tone sandhi

台語之變調雖然複雜但非常規律,而且只要是母語是台語的人,天生下來腦中就有這些規律,不用學就會的。用變調規律來教,只是讓其「知其所以然」而已。沒有現代語言學知識的人,動輒以變調太難為由,要求只標變調後的聲調,而不標本調。他們不知道變調後的所謂「自然聲調」,其實只是語音的表層(surface structure),而非深層的citation form(本型)。標記本型才是正確的標記法。變調後的表層聲調只存在腦中的短暫記憶,而非citation form的長期記憶。如果只記變調,腦部受損或年老後,只能記住深層的長期記憶,短暫記憶會全部丟失,屆時他所說的台語將無人可以理解。

 

您敢將您孩子的母語交給通用音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