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華語辭典
台灣記憶
[轉去本站首頁]    [轉去台灣俗語鹹酸甜]

驚某大丈夫、扑某豬狗牛

    別人leh 驚某,阮某m̄ 驚我,我是淡薄仔lún-- 伊niâ ,哪著驚?無leh 笑死人!查甫人重面子,死嘛m̄ 承認。
    驚某有啥麼m̄ 好,你無聽人講:「驚某大丈夫、扑某豬狗牛。」翁某結緣,本成著是五百斤鹽(年前) 註好好咧,嘛有人講,做翁某是前世人相欠債,有緣也好,欠債嘛好,總是做翁某著愛互相扶持,扑拼建立美滿ê 家庭才應該,哪thang tín 動著代誌bē 順序,著來冤家相扑。
    Chit-mái 是男女平等ê 時代,查甫查某逐家互相尊重,翁某相疼痛,雖然講無冤無家不成夫妻,總是尪婆尪婆,嘛著床頭扑床尾和。翁某著和好,查甫人千萬m̄-thang 扑某來chhit-thô ,驚某大丈夫,扑某算啥麼?豬、狗、牛!
    當然,咱嘛m̄-thang 為著疼某,煞來翁親某親,害著老婆仔(老母) 拋車lin ,按呢著變做不孝子,臭名萬世。
    φ註解φ
    lún--伊:驚--伊。
    拋車lin:車糞斗。
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