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華語辭典
台灣記憶
[轉去本站首頁]    [轉去台灣俗語鹹酸甜]

三更燈火,五更雞。

    「Jih--è !好khit 來--à !」
    「n̂g--ńg !人真愛睏啦!」
    「khit 來!khit 來!無,會bē 赴--ō͘ !」
    透早四點半阿爸著kā 我ó͘ 起來,便當款好,早頓凊彩食食咧,天猶未光著愛出門,準備坐六點khòng 五分--ê hit 班火車,beh 去到彰化讀冊。
    透早暗眠摸,路裡無半人,kan-nā 庄內阮二、三個讀冊仔做伴行,ùi 厝裡行到車頭著二十分鐘,一路行一路膽hiáⁿ ,Chhân-tiong-ng 到彰化普通車愛kho̍k 四十分,車頭到學校閣行二十分,到kah 學堂內已經了去三點鐘。
    放學下晡四點半,轉到厝內上早七點,若火車慢分,八點外入門嘛無稀奇,食飯洗身軀,續落來才beh 讀冊,復習功課,準備明仔載ê 工課。
    四十年前ê 社會,庄腳人會凍讀冊,是好運嘛是liân-hôe ,出門用行路,六月天火燒埔,寒天共款穿短褲;講食無sêng 食,蕃薯簽飯配kiâm-tōa-á ,m̄ 是醬筍仔著是奄瓜仔湯,chah 飯包有卡好運,若無清米飯會臭酸,m̄-kú 配菜上好kan-nā 有菜脯卵,免怨嘆,父母兄弟是無chit 款ê keⁿ 頓;讀冊著照明,無電燈點蠟燭,蠟燭傷傷重,只有點臭油燈,光線無好,烏煙薰鼻孔,好佳哉四界真恬靜;節時間,阮老父上gâu ,暗頭仔先去厝邊對時鐘,才將油燈thîn hō͘ 滿,一暝點天光,蝕到做記巡( 號) ,就知叫起床,真正準。
    歹命人著卡吞忍,但是m̄-thang 認命,萬項代誌照起工行,若m̄ 是當初時「三更燈火,五更雞」ê 認真扑拼,哪有今仔日ê 成就kap 名聲。少年朋友, chit-ê 故事hō͘ 恁做一面鏡,chit-má 開始逐家緊來拼!
    註:為著beh 鼓勵,煞將家己講kah 傷kut-la̍t 傷gâu 去,真歹勢!
    φ註解φ
    ó͘ :挖。
    khòng 五分:零五分。
    暗眠摸:àm-bîn-bong ,[ 黑漆漆的]
    車頭:車站,m̄ 是[ 車頭]
    膽hiáⁿ :[ 膽戰心驚]
    Chhân-tiong-ng :田中。
    kho̍k :[ 搖晃慢行]
    上早:[ 最早]
    liân-hôe :可憐代。
    kiâm-tōa-á :醬菜。
    chah 飯包:[ 帶飯包]
    清米飯:純白米飯。
    keⁿ 頓:羹頓,[ 飯食]
    傷傷重:siuⁿ-siong-tiōng。
    烏煙薰鼻孔:o͘-ian hun phīⁿ-khang 。
    節時間:預估時間。
    thîn hō͘ 滿:倒滿。
    蝕到:si̍h-kàu 。
    記巡:kì-sûn ,劃線做記號。
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