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華語辭典
台灣記憶
[轉去本站首頁]    [轉去台灣俗語鹹酸甜]

Tòe 人收,tòe 人食。

    Tī 冊廚péng 著一張名畫「拾穗」,名家所畫當然súi ,看著chit 幅畫,煞引起細漢kap 人tī 田裡khioh 稻穗仔ê 回想。
    拾稻穗是散凶人ê 專利,為著幫贊厝內,利用割稻仔期tòe 人落田khioh 稻穗,割稻仔班割到叨,歹命囡仔就tòe 到叨,khioh 一寡ka-la̍uh 落去ê 稻穗,目睭peh hō͘ 金,腳手著猛切才khioh 有額,因為過去散人真濟。
    往過割稻完全是人工,是一項硬斗工課,所以割稻仔工一工愛食五頓,上午十點外,下晡三點外是食點心ê 時陣,割稻仔師傅食 chhun--ê 著是囡仔班ê 份,雖然是ám 糜仔配青菜、鹹tōa-á ,對阮散赤人來講嘛是那像山珍海味。日頭tī 大人緊張、囡仔歡喜中真緊著落海,收工--lò͘ !艱苦ê 一日,轉來去,順紲hâ 一擔稻草hō͘ 阿母做火柴(柴火),chit 時好量頭家,好心ê 阿伯特別幫我tàu 縛tàu 捆,看稻穗傷少,閣thiau-kang 攬一攬來相添(thiⁿ ),因為我上古意,bē 偷ni 。
    chit 款ê 童年,chit-mái 想khit 來有夠酸lam 甜,但是若詳細kā 分析一下,著會hō͘ 人目屎滴,為啥麼?「Tòe 人收,tòe 人食」,tī 人田裡,khioh 人ka-la̍uh ,食人點心,閣lo 人ê 物,m̄ 是貪心,是不得已。
    註:猶有犁番薯,犁土豆,洘魚池,攏有艱苦人「Tòe 人收,tòe 人食」ê 現象。番薯kap 土豆著用犁--ê ê 時陣才卡有thang khioh ,魚池著愛清池(洘池)ê 時才會hō͘ 人落池內khioh (伸--ê )。
    φ註解φ
    péng著:翻著。
    拾穗:si̍p-sūi,khioh 稻穗仔。
    ka-la̍uh:[掉下去的]
    猛切:mé-chhè,腳手伶俐[乾淨利落]
    往過:éng-kòe。
    硬斗:[吃力辛苦]
    食 chhun--ê:[吃剩的]
    ám 糜仔:稀飯。
    鹹tōa-á:鹹醬菜。
    順紲hâ:順手縛。
    好量頭家:好心ê 地主。
    thiau-kang:故意。
    攬一攬:[抱了一大束]
    bē 偷ni :[不會偷拿]
    酸lam 甜:[酸中帶甜]
    lo 人ê 物:揩油人ê 物件。
    洘魚池:khó hî-tî,漏盡池水掠魚。
轉去